蓝盒子tardis

释痕 芭蕉雨

释阎摩x痕千古

ooc预警(先对不起了

无脑很无聊警告

宦海无情几度霜,人心不足惯豺狼,朱砂簶命谁天子?白玉铭勋独上皇。

他的魂不该还在这世上。

痕千古的灵魂飘荡在吹雨绯声,一场似乎永远也下不完的细雨仍旧敲打着芭蕉。

旧物仍在,故人却已去。

痕千古摸着自己脖颈上的剑痕,眼中流露出了迷茫。
他痕千古成长于烟都,习烟都功法,被烟都送给戚太祖作为两者合作的礼物,从此跟烟都断绝关系,他身不由己,却想不到自己却死在了自己信任的戚太祖手上。

他交的好友,却是为了开启妖脉才与他定下约定。

痕千古哀哀叹了声,闭着眼,感受这场再也滴不到身上的雨滴,冰冷的雨打在身上却无一丝触感,静静聆听着雨下的芭蕉。

突然,痕千古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,他睁开双眼便看见了熟悉的身影。

'释阎摩?'痕千古想到他跟这妖的最后一面,内心复杂。

他飘到释阎摩身前,想要伸手点释阎摩的脸,却不曾想到被释阎摩一把抓住。

"嗯?你看的见吾?"痕千古惊讶。

"吾看的见。"释阎摩仍旧是那副沉默的面孔,"汝……已死。"

痕千古一笑,"你我日后的见面,恐怕是江湖上的听生死。释阎摩,汝来吹雨绯声,是为了来悼念吾吗?"
"是,也不是。"释阎摩回答。

释阎摩抓着痕千古的手,这似乎是他俩相识以来最近的距离,以往的相见是为了约定,两人间总存在着试探。
如今痕千古已死,过往的一切都应该随着人死而飘散,包括追不回的往事。

痕千古是寂寞的,好友也仅仅只有释阎摩与别黄昏。所以对于释阎摩为了开启妖脉,才与他结缔剑律约定之事一直都有些介怀,似乎释阎摩的目的一但达到,两人再见就是无期。果真,事实确实是如此。

痕千古看着闷沉的妖,反手握住了释阎摩的手腕,一只手去挑了缕对方的头发,言语调笑,"看来汝还真的是舍不得吾啊释阎摩。"

看着痕千古轻佻却漫不经心的动作,释阎摩并未反对,这个流浪在异界的寂寞的妖,对于结识到的好友总是是珍惜的,或许是妖心不同于人心,但不妨碍释阎摩有一颗极为真挚的心。

"痕千古,前尘已散,汝……可愿随吾走?"

"哈,陪散步妖一起散步吗?"痕千古回应。"这吾可不愿意。"

痕千古的性子自是懒散的没边,在没有戚太祖派来的任务之时,他更愿意侧卧在吹雨绯声听雨声芭蕉,发着呆也不愿意有过多的活动。

"随吾定居妖界可否?"释阎摩再道。

"嗯?释阎摩啊,汝倒比人更有情些。"痕千古内心涟起波澜。当日的半招之差下他的恍然若失,似乎一切都有了解答。

"吾喜爱吹雨绯声,但与汝履行剑律之约后的吹雨绯声却不再是原来的了。"痕千古说了当日相似的话语。"汝懂吗?"

释阎摩将痕千古拥入怀中,手抚着痕千古柔顺冰凉的发丝。"吾此刻懂了。"

在这个时候,痕千古的浮萍无根,释阎摩的流浪之痛都随了往日飘散。

超级喜欢halbarry的小互动嗷!

这两个人实在太可爱了ww
哈尔总喜欢撩大蝙蝠😂